下一座出圈城市,为什么不能是它?

热门
新周刊
新周刊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新周刊
new-weekly
一本杂志和一个时代的体温。
2022-01-21


在网红城市纷纷崛起的年代,南昌为什么需要自信?/视觉中国


在网红城市纷纷崛起的年代,南昌最缺什么?


是傲人的经济发展数字,还是闻名遐迩的景点,或者是像柳州螺蛳粉那样,和地域深度绑定的出圈美食?


《南昌日报》说,南昌首先缺的是自信。“自信,是英雄城南昌的应有气概。”这篇发布在上月的《南昌人要自信》,在市民当中流传,也让这座长期低调的省会城市,火了一把。

一座城市的第一大报纸,鼓励本地人要自信。

这在当下的中国社会并不常见。


2021年12月6日,《南昌日报》头版刊发了署名为“南仲平”的评论文章《南昌人要自信》。随后,南昌多个区县、单位的微信公众号或官方微博纷纷跟进转载,沉寂在社交媒体里的南昌为此火了一把。


《南昌人要自信》,火了。/《南昌日报》


当人们对这篇出圈的文章感到好奇的时候,《南昌日报》在接下来的四天时间里又刊发了另外两篇同样署名为“南仲平”的评论文章《南昌人要发奋》《南昌人要齐心》。


三篇文章像一封组合而成的“宣言书”,从几个角度肯定了南昌过去的发展,也承认了南昌的不足,同时给所有南昌人喊了一句话:南昌人要自信、要发奋、要齐心。


而一周三次的重磅级喊话引发人们热议的同时,也让人们重新发现,南昌已经不再愿意甘当中国城市里的“小透明”。


毕竟“天下英雄城”南昌——以及在互联网上几乎“毫无存在感”的江西,苦当阿卡林久矣。


慢进也是退


当人们七嘴八舌地讨论广东东莞跃升为全国第24座“万亿俱乐部”会员城市的时候,江西人却只能摆出一副“无奈地笑了”的表情。省外的各座城市组环成圈,给南昌硬生生地加成了各种各样的“环江西带”中心城市,也因此被迫成了互联网讨论区里的“陪跑员”。


即便是人们开始正儿八经聚焦江西怎样风景独好的时候,也只会想起井冈山的红色基因、庐山的瀑布、景德镇的陶瓷和婺源的油菜花,同时把南昌当成了江西的游客集散中心——除了《滕王阁序》和南昌拌粉+瓦罐汤,提起南昌,大家的第一印象不是洪都,不是豫章,而是“南昌在山区里?在江西?”。


除了滕王阁,江西省会就真的啥景点也没了吗?/视觉中国


古时还有个南方昌盛之地的名头,现在好像泯然众城了。外省游客提不到、想不起,最多就是离开的时候对这里“夏日闷热蒸烤,冬天湿冷难熬”的天气印象深刻;而本省人面对这种毫无存在感的尴尬处境,也只能无奈地自嘲只是平平无奇的“阿卡林省会”。


这种平平无奇还体现在了高等教育上。省里只有一所211高校南昌大学,省内学子想上好大学不得不远走江西。而简称“南大”的南昌大学,听起来还以为是南京大学、南开大学,经常被人误认为是一所二本高校。


经常被误认的南昌大学,其实是一所深藏不露的211高校。/视觉中国


比经济数据,南昌似乎没有什么更值得深入讨论的地方。隔壁的武汉、长沙靠着各自的“强省会”战略迅速崛起,过去名声大振的南昌却像在高速路上开慢车,GDP排名处在中游,经济首位度也表现平平。


站在同一起跑线的城市早已加速冲刺,差对方大半截的南昌意识到不对劲:在全国几乎没有存在感、在中部地区没啥影响力、作为省会城市也带不动省内的城市,如果不发奋加速努力突围,即便是慢进也是退。


也正如此,去年9月,江西省委、省政府出台《关于江西在新时代推动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中加快崛起的实施意见》,再次提出要深入实施强省会战略。《南昌人要自信》中,更是喊出了引起热议的口号:“省会强则全省强,省会兴则全省兴,省会自信则全省自信。”


如果把江西比作一个村,那南昌俨然成了江西“全村的希望”。毕竟南昌的经济走势,也是整个江西的缩影;带动江西整体崛起,南昌已没有退路。


用科技撕破包围圈


实现做强省会的目标自然要靠产业。南昌也一样,但走的却是一条不同寻常路。


2019年国庆70周年的群众游行环节中,一辆用水纹式样的如意造型打底、用景德镇的青花吉祥纹样和青花瓷地毯点缀于车身上的彩车格外引人注目。


尽管电视机前面的观众一眼就能认出这是江西的彩车,但这辆“金色赣鄱”彩车的车上方以井冈山为蓝本打造的异形LED大屏幕,却让人眼前一亮。尤其是LED屏幕旁的VR标识造型,更是引人热议。


都说世界VR看中国,中国VR看南昌。VR产业已经成了南昌“强省会”、实现弯道超车的渠道之一。


VR已经成了这座城市的一张名片。/视觉中国


在江西首次喊出“强省会”的口号的同一年,南昌就已经抛出一颗“深水炸弹”:当年春节刚结束,南昌便宣布打造全球首个城市级VR产业基地。


在当时VR尚是新鲜玩物的年代,我国VR产业发展的第一枪在南昌打响,其影响程度不亚于在峥嵘岁月里打响的南昌起义第一枪——要知道在这之前,南昌没有知名的VR公司,也不存在集聚的VR产业,高等院校中也没有设置VR相关课程。


但对于渴望把经济做大做强、打造“强省会”的南昌来讲,无异于是抓住扶摇直上九万里的好机会。


这对江西来说亦是如此。不仅将VR产业作为“潜力方阵”予以重点打造,并明确把南昌作为发展中心,同时支持南昌举办世界VR产业大会。自2018年召开以来,这场世界级科技产业论坛至今已经连续举办四届。据统计,四届VR大会累计签约项目435个,投资总额超过2650亿元。

南昌借VR产业实现经济发展,并非只是满腔热血——毕竟江西的光学产业全国闻名,而光学产业与VR领域之间也有互通之路。


更何况在历史上,南昌也是大有名气的工业城市。


新中国成立后,南昌被布局为我国重要的航空工业城之一。曾经的英雄城市接过革命时期矢志不渝的精神旗帜,用重工业书写和平年代里的耀眼成就。中国的第一架飞机、第一辆军用摩托车、第一架多用途民用飞机、第一批海防导弹,就是在这片南方昌盛之地生产、制造,向全国人民交出的一份光鲜亮丽的成绩单。


国产大飞机C919能翱翔蓝天,少不了南昌制造的心血。/视觉中国


“南昌制造”成了这座城市耀眼的名片。尽管改革开放后南昌的制造业因体量不大、创新能力不足而被沿海地区重重甩开,但凭借着在航空、汽车等行业积累的雄厚基础,今天中国新时代的经济建设成就,依然少不了“南昌制造”的身影。


当新科技的浪潮从时间之海袭来,曾经的“南昌制造”已不再局限于传统的重工业:赣江西岸的红谷滩新区的虚拟现实产业基地里,就聚集华为、阿里、腾讯、微软、高通等一批VR相关领域头部企业。这其中自然也少不了南昌的本土企业助力其中,通过产业聚集和人才储备,形成VR产业链“产、学、研、用、融”一体化的生态圈。


VR产业的蓬勃发展自然也给了江西不俗的回报。它不仅让江西连续多年稳站主要经济指标增速的“全国第一方阵”,还与广东、上海并列于全国VR产业第二梯队,仅次于北京。


红谷滩的绿地双子塔。/视觉中国


南昌才不是没内涵的“阿卡林市”


但如果单靠如火如荼的VR产业来了解南昌,恐怕难以真正认识这座“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古城到底有多厉害。


哪怕只知道《滕王阁序》,读过“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经典名句,也必定能和王勃一起心领神会到赣江穿城而过的“昌大南疆”有多繁华、有多艳丽。


把时间回拨到王勃生活的朝代,南昌绝对是中国版图里数一数二的大城市:曾经的豫章故郡经过岁月的洗刷,早已变成了洪州的都督府,城内庭院密布,每走几步就能见到大户人家;登上洪州城最高的滕王阁,赣江上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大船。


晚上亮灯之后的滕王阁,把这座“江南三大名楼”打造成美出新高度的网红景点。/Unsplash


唐代的南昌是名副其实的鱼米之乡,造船、造纸、印刷、纺织、兵器和制瓷业带旺了城市的名气,更获得了官方认证的“南都”称号。而名气之高加上交通四通发达,自然吸引了大批中原人南下定居。


特别是在安史之乱后,一众为躲避战乱的中原人举家南迁,给这里带来了新一轮的人才和资本,自然也有教育。从唐末开始,江西教育开始起飞,开始批量出产状元,南昌的四大书院也逐渐成为名校。


穿城而过的赣江给这座城市带来了生生不息的烟火气。早在南北朝时代,这里就是“水路四通,山川特秀,南接五岭,北带九江,咽扼荆淮,翼蔽吴越”的重要交通要道。


“七门九州十八坡,三湖九津通赣鄱,说的就是南昌。/视觉中国

宋代开始,南昌成为全国闻名的粮食、茶叶、布匹、陶瓷的主产地和交易中心,城市的繁盛到达顶峰。赣江上的船只川流不息,来来往往的商船将这里的货物送往四面八方,也让从这里出产的瓷器闻名世界。


丰富的水资源在几百年前塑造了南昌的历史地位和区位优势,而南昌在几百年后用心地还原历史中本有的秋水长天:


钢铁、造纸等高污染产业被归入落后产能的名列之中逐渐淘汰出局,赣江两岸的非法码头全数拆除升级成了赣江风光带,原本计划用来建厂房的艾溪湖也被保护起来,改建成了“城市绿肺”。城市高绿化覆盖率和高城市能见度,让一众苦于雾霾和浑浊空气的中部城市满是羡慕。


环保和发展自古以来都是矛盾的大户,南昌在保护水和空气的同时,不可避免地损失了部分GDP。但这样的“牺牲”最终换来的不仅是绿水青山,更有以新兴产业为龙头的金山银山。


高绿化覆盖率,让一众中部城市满是羡慕。/视觉中国


这是南昌值得自信的资本——毕竟单纯追逐经济总量规模扩张、不计代价追求GDP高增长,既不符合时代要求,也不是江西“强省会”的目标。


“强省会”的长征之路


但要实现“强省会”的目标,如果只有产业没有人,那显然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毕竟没人就没资源,没资源就没法发展,发展不起来人口就进一步流失,这是城市衰落的恶性循环。


2020年的七人普数据显示,南昌全市的常住人口总数为625.50万人,在整个江西省范围里也只能拿枚铜牌;和人多地也多的赣州相比,差了相当于两个南昌县的人口。


与中部六省省会城市相比,南昌的人口总数排在了第5位,仅高于太原;而在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上,南昌在6座城市中排倒数第一,也是6座城市中唯二的城镇率低于80%的城市。


南昌并不是不想要人。早在2018年,南昌就加入了二线城市的人才争夺战中,出台了《关于实施“天下英雄城,聚天下英才”行动计划的意见》,提出要拿出100亿元为人才落户提供配套服务。但新政出台三天,只吸引了59人前来落户,与同期西安市“一天8000人落户”的新闻相比,显得略为尴尬。


这一新闻据说还登上了微博热搜。/江西广播电视台公共农业频道


新政抢不动人,政策也只能下一个台阶,改为“引进中专生人才落户”的政策——耐人寻味的是,这一“退而求其次”的新政上了微博热搜,也让南昌“好好地刷了一次存在感”。


摊开江西省地图,南昌地处珠三角、长三角和海峡西岸经济区的中心地带。这种“不东不西”的地理格局,使得南昌难以像周边省份那样大范围地吸引本省人才:南边的赣州人去了珠三角,东北的上饶人更喜欢浙江,存在感更低的抚州人去了旁边的福建发达。即便是离南昌高铁一个小时左右的九江,也顺着长江去了武汉,同时也给南昌用人难的困境多了一丝压力。


当“强省会”的目标板上钉钉,南昌的行政区划再度成了南昌人开始关心的硬化题。有南昌人在问政平台上给政府留言,建议离市中心15公里的江西“首府首县”南昌县撤县并区;另一方面,丰城、樟树、高安三座江西经济实力不可小觑的县级市划归南昌的呼声,也随着“强省会”口号提出再度响起。


与南昌县“撤县并区”的建议,事实上并不少。/南昌市民政局


与此同时,近三年的“大南昌都市圈”战略方案最近的动向并不小。“大南昌都市圈一体化交通网”的规划方案年前已经呼之欲出,都市圈内的城市之间合作继续推进;日前召开的江西省人大会议上,有代表也呼吁都市圈应尽快实现医保互认,享受同城待遇。


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举措都从多个方面优先拔高南昌的重要地位。但罗马并非一日建成,无论是人才引进、行政区划调整、政策扶持还是产业结构腾笼换鸟,南昌要实现“强省会”的目标,还得走一段难度不小的长征之路。


但无论如何,这座“非著名”省会在跌宕起伏的发展大潮之中已经认清发展的方向——最起码,努力抛弃“小透明”标签的南昌,已经走在自信、发奋、齐心的路上,用“千磨万击还坚劲”的韧性,在英雄的土地之上书写更多英雄故事。


就像《南昌人要自信》所论述的一样:“自信,是英雄城南昌的应有气概;历史和禀赋,让我们有条件自信;大势和大局,让我们有机会自信;新时代的使命和担当,激励我们必须更加自信。”


再展英雄城雄姿,未来必定可期/视觉中国

[1] 南昌难,难在“不够大”?城市进化论. 2022-1-10

[2] 正在调研论证,寻求扩容!大南昌要来了?南北城市. 2022-1-4

[3] 元宇宙的南昌城,够香吗?唯一的城. 2021-12-24

[4] 南昌人要自信、发奋、齐心,南昌日报连续喊话外,还指出这些问题. 九派新闻. 2021-12-10

[5] 《南昌日报》一周内三次喊话:南昌人要自信、要发奋、要齐心. 澎湃新闻. 2021-12-10

[6] 除了滕王阁,江西省会啥也没了?九行. 2021-10-18

[7] 南昌,不东不西. 南风窗. 2019-11-3

[8] 一个“大南昌”,能否刷新江西的存在感?城市进化论. 2019-8-7

[9] 南昌,从不平静!瞭望智库. 2018-08-01

[10] 南昌:“追赶者”的选择. 《半月谈》2017年第12期

✎作者 | 良豪
✎校对 | 吴玉燕
封面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广告合作请联系微信号:xzk96818

推 荐 视 频
关注新周刊视频号,关注有态度的生活


点击展开更多内容↓

可能感兴趣
淘货网 微友网 好酷网
 © 2022 下一座出圈城市,为什么不能是它?_热门_美好生活-全网最专业的公众订阅号文章分享网站   备案号:豫ICP备17029711号-3
本站文章均来源互联网,如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Email:zhangzhenhua@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