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狗的孤独被上亿次看见

热门
央视网
央视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央视网
cctvcomweixin
央视网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主办的中央重点新闻网站,是拥有全牌照业务资质的大型互联网文化企业,以新闻为龙头,以视频为重点,以用户为中心,助力总台构建“多屏覆盖、无处不在”的用户入口。
2022-01-27
本文来源公众号
极昼工作室(ID:media-fox)
姜婉茹 | 作者
陶若谷 | 编辑
孟夏 | 排版




地下王国
在云南曲靖的富源县,想要进入三座山簇拥的丫巴寨,只有一条小路。进入以后,里面的村道像手掌一样四散分开,一条支路穿过寨子中间,路边的树林掩着一个不规则的大洞,老人们叫它“无底洞”。早年间,洞口时常升腾起浓重的雾气,当地人猜测,下面有一条流动的暗河。
在丫巴寨四代人的记忆里,从来没人能向下攀爬50余米,进入地下一探究竟。
最了解洞底世界的是一只小狗,它独自在地下生活了至少6年。这是一只米黄色的中华田园犬,体形中等,年龄也不小了,但在约有篮球场大小的“无底洞”里,它显然是只“小狗”。
在狗的活动范围内,洞里的结构复杂如同地宫,主洞之外还有数个小洞,“一层”之下还有“二层”,光是“一层”就有十几米高,有的岩壁已经坍塌。黑暗填满了洞内的每一寸空间,只有在天气晴好的正午,透过石壁的隙缝,能挤进来一缕微弱的日光。

● 晴天的正午时分,洞里才能看到的一点光线。(王红杰供图)
洞的“主人”大概也不知道,其实洞里的色彩十分丰富——四分之三的地面被垃圾铺满,层层叠叠铺了许多层,人类数年来丢弃的东西,一多半都能在这里找到。前些年寨子里修了垃圾池,洞里从天而降的垃圾就少了一些,后来垃圾池满了也没人处理,这个洞再度成为垃圾的主要归宿。
这些“新鲜”垃圾里,有时会出现一些食物,比如病死的鸡和猪,比如因没抹匀盐巴而生蛆的“烟秋肉”和“烟秋火腿”,甚至还会有人类的剩饭剩菜。这是好心的村民专门扔下来喂小狗的——有些留守老人一生节俭,家里没有冰箱,剩饭就放在柜子里,等第二顿第三顿再吃掉。
小狗每天在垃圾堆里逡巡捡食,食物不够时,也许会逮上一只老鼠填饱肚子。这是后来进入洞穴的人类推测的,“到处都有老鼠跑的声音”。老鼠跑来跑去摩挲垃圾发出“刷刷”的响声,使得“猎物”愈发容易找寻。
洞里的就餐区域相对干净,附近散落着猪仔的头骨、鸡的骨架和羽毛。顺着钟乳石滴下来的水,形成一处小水池,饮水的问题就这样解决了。坍塌岩壁的多个裂缝中,有一处由于经常摩擦已经变得光滑,那大概是小狗为自己选择的休息去处。
升腾的地热水蒸气被垃圾掩盖,近年雾气少了很多,但混合垃圾和排泄物的腐烂气味从未停止发酵,刺鼻的气味闷在洞里,吸引来大量苍蝇嗡嗡飞舞。除此之外,只有蝙蝠会偶然造访这个被阳光遗忘的角落。
直到2021年11月14日,在漫长的6年时间里,小狗第一次看见了人类。

● 小狗居住的洞穴,是村里扔垃圾的地方。(王红杰供图)
偶然的生机
刘伍兵今年30岁,初二的时候,他就离开丫巴寨,出去闯社会了。他做过二手车、开过酒吧、“搞”过煤,创业成果都不理想,后来就跟家人一起,四处包建筑工程活儿,每年只回村一两次。
一年一年,眼见着寨子里人少了,原本有100余户,四五百人,现在只剩下200多个留守老人。随处可见的梨树、核桃树、桃树、柏树、竹林被砍了不少,在北上广或者工地打工的年轻人们,挣了钱就把大树砍了盖砖房,房子好多都空着,老人也不去住,他们大多习惯老土坯房。
刘伍兵听村民说起过“无底洞”中有只狗,几年前自家养的土狗丢了,他还去洞口看过,但洞里一团漆黑,也没听见狗叫。自家狗脖子上挂了铃铛,他很快就排除了狗掉入洞里的可能性,把这回事忘了。
直到去年10月底回到寨子,有村民说,洞里的狗在叫了,他就赶去瞧个热闹。刘伍兵在洞口吹了个有节奏的口哨,地底的狗回应了他,竟也在有节奏地叫。流传的故事是真的,刘伍兵受到了震动,传言已经有些年头了,“这狗居然还活着”。
他找来一个篮子,里面放了点肉,用长绳绑好,把这套简易营救设备一点点下放到洞里面,期待小狗能坐进篮子里吃肉,然后保持这个姿势被拉上来。
等了两个小时拉上来一看,篮子里肉还在,没有狗。
住在洞旁边的一个奶奶说,自己的儿子曾经用过类似的方法尝试救狗,也没有成功。洞太深了,村民之间聊起过想把小狗救上来,可是谁都没有好办法。
没人能说清狗是谁家的,如何掉下去,或者哪年掉下去的。一个大姨五六年前曾出村帮儿子带娃,她离开前就听到过洞底的狗叫。还有个奶奶说,自家在洞口附近的房子盖好已经6年多,盖房时就听到过狗叫,那时还是小狗的声音。
刘伍兵把救狗失败的过程剪成一个17秒的视频,发到了网上。视频迅速传播,浏览量达到了800万。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条“世界上最孤独的狗”。一个远在南京的女网友深受触动,心疼这只小狗“生活在地狱里”,半辈子都没吃过零食、玩过玩具,“没有主人的爱,好孤独”,于是去宠物店买了狗粮、衣服、玩具、笼子等用品,邮寄到丫巴寨。也是她最早提议组建群聊,讨论如何救狗,这个群的人数后来增加到八十几人。
远在云南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的王红杰也刷到了视频,关心起这只狗的命运,“如果我不去救,它可能很难有机会重见天日”。他今年34岁,是一名惯常游走在峭壁上的采蜜人,业余加入了民间组织“中国洞穴救援联盟(CRC)”,做公益山岳救援已有5年左右,平均每年会出十几二十次志愿任务,有时是救人,有时是去学校做安全科普,救狗还是第一次。
有朋友说他,值得为一条狗跑那么远?开车往返的油费、过路费、救援用到的刮片、钉子等耗材,加起来够买好几只狗了。王红杰觉得,把小狗看作是一个平等的生命,它需要帮助,那救援就是有意义的事。
王红杰给刘伍兵发私信:“信息属实吗?”他去年被人骗过一次,开车400多公里路去救人,到了电话打不通,再打直接被拉黑,只好原路返回。
刘伍兵则质疑王红杰:“你能力行不行?”联系他的人很多,大部分都是“闹”的,还有救援者在四川,太远了。
凭借沟通或视频证明,通过彼此的考验后,11月13日下午,王红杰和两名搭档一起,从老家文山州开车750公里,在14日凌晨抵达丫巴寨。

● 洞口所在的小路。(王红杰供图)
看外面的世界
分工是王红杰和搭档下洞抓狗,刘伍兵和两个队友(一名当地青年、一个文山州来的姑娘)在洞口拿着对讲机协助,同时防止村民扔垃圾干扰救援。这一下子成了寨子里的新鲜事,七八个村民围在洞口看。有一位奶奶正打算像平时那样扔些剩饭,被劝阻了,“狗如果吃饱了不出来,就抓不到了”。
下洞前要处理好洞口的石头,解除大块落石的风险;戴上口罩,防止洞中有病毒造成感染;携带木棍,以免狗太久没见过人类,对人发起攻击。
他们把绳索拴在树上,使用“单绳技术”,在一根绳子上靠体力实现上升和下降。爬上爬下一次,平均单程需要约十分钟。下到洞里只能落在垃圾堆上,上面松软黏湿,踩上去深一脚浅一脚,有的地方垃圾甚至没过了雨鞋。上方还有农户家的生活污水,通过水管排入洞里,时不时滴在衣服上。
在王红杰以往五年的救援经历里,这次的难度绝对要打满星。并不是攀爬上的,而是洞里的气味令人作呕,还要在这样肮脏、本就呼吸困难的环境里剧烈运动,提防“被救者”伤人,这都是以往不会有的体验。

● 王红杰使用“单绳技术”在洞底救援。(王红杰供图)
王红杰顺着头灯的光柱,很快找到了正在垃圾堆里觅食的小狗,它是只母狗,意外的是看上去非常健壮,没有残疾,毛发浓密,胖胖的有大约30斤,不太像想象中的流浪狗。
王红杰和搭档手持木棍,从两个方向包抄,想用棍子“摁住”,再装进麻袋里。一番奔跑追逐之后,“摁”到的狗拼命挣扎,把王红杰的手套咬破了,咬得他指甲下面出现淤血。趁王红杰察看伤势的空档,小狗逃进了人类无法进入的坍塌层裂缝中,如果强行把墙拆掉,又怕弄塌地上的房子。
两人无奈,只好爬到地面上取来剩饭,摆好“陷阱”,尝试诱狗出洞。等了许久,想着也许是人类还在洞里,小狗不敢出来,两人就爬到地面上等。再爬下来时,饭已经被吃掉,陷阱完好无损,小狗又已经躲藏好了。
救援的人甚至找村民借了一只未成年的公狗,装在笼子里带下去过了一夜,以为同类的叫声可以把它从裂缝中吸引出来,但是也没有什么效果。“如果小公狗会说话,体验完这样地狱般的一夜,可能会把我们骂死。” 王红杰说。
刘伍兵也进入洞穴帮忙,才向下爬了五六米,就被匆匆赶来的妈妈看见了。妈妈吼他:“快回来,你下去干嘛?”
他的老婆也发信息骂他:“(洞里)那么脏,疯子一样。以后离我远一点,我还想多活几年。”老婆有洁癖,加上担心刘伍兵的安全,极力反对此事。她本来想喊刘伍兵一起进城,将来做点小生意,方便带女儿们到城里读书,一家人就不用跟着工程东奔西跑了。
可刘伍兵的心思全在救狗上,想着不救狗肯定后悔,缓两天再进城也不晚。
没有想到,因为缺少专业的诱捕工具,小狗躲在隙缝里不出来,只得先放弃,买好工具“再战”。小狗没救上来,老婆还生了大气,她直接订票飞去了上海,再打电话也打不通了。刘伍兵发了一个短视频,“成功地和你(洞中的小狗)一样,成了单身狗。”
为什么非要救它,刘伍兵不愿深谈,或许是他个性调皮大胆,曾有过跟这只狗相似的经历,“不喜欢被困到的感觉”,“想让它看看外面的世界,可以到处飞翔、奔跑,像草原上的大马一样。”
11月27日,第二轮救援开始。这次有了钢丝绳“野猪套”,那是一种传统的捕兽陷阱,动物踩中圈套,越是挣扎,绳子越紧。晚上8点,王红杰在小狗藏身的裂缝附近,用石头把路全堵死,只留下一条必经之路,设下两个“野猪套”。28日凌晨,小狗踩中了,没想到在装进笼子的时候,小狗奋力反抗,咬断木棍,咬坏了狗笼的门,从里面逃脱了,王红杰搭档双哥的手指甲也被咬了一口,“它那种求生的意志,爆发出来的 ‘洪荒之力’很恐怖的。”
两人只好在洞里拿铁丝加固笼子,重新做陷阱。一直折腾到凌晨两点半,才把小狗成功装笼。

● 11月28日凌晨,刚刚获救的小狗。(王红杰供图)

● 第一次救援缺失的关键器具——野猪套陷阱。王红杰和搭档返回家乡购买,再回到丫巴寨营救。(王红杰供图)
万众瞩目的狗和被监督的人
11月29日,这只掉入50米深洞独自生活6年的小狗,登上了各大社交媒体热搜,仅微博 #小狗掉50米深洞6年后被救出#单个话题标签,阅读量就有2.8亿。刘伍兵却开始失眠,心里五味杂陈。他接了太多媒体的电话,在每通电话里重复着差不多的讲述。
在救援之前,他就决定要收养这只孤独的小狗。姑姑就是医生,给小狗消毒、驱虫、打疫苗都非常方便,不会产生过多成本。而且,他觉得这只狗是一个“生命的奇迹”,养在身边,“应该能带来好运”。在原本的计划里,小狗可以养在老家,也可以带上出门工作。
但是现在,刘伍兵开始担心,家门口的路不算特别安全,万一小狗走丢了、被狗贩子偷走了,或者没照顾好,到时该怎么给全网交代?
在这件事之前,他的两个社交账号有100和800余人关注,一个月内,分别涨了约6300和3800个粉丝。不过,比起那些发救狗视频的流量大V,刘伍兵点赞最高的两个视频只有约4万,其他均是几百几千。其中一个号本来是记录女儿的生活,发过救狗视频后,他把所有家人的视频都私密了,“现在无法继续记录我女儿了,那号都不想要了。”